传“同志”家庭小孩恐被霸凌 台学者:跟异性恋

http://www.baidu.com/ 2019-08-15 10:21

  台湾昨天正式通过同性婚姻法案,成为亚洲首例。5月24日以后,“同志”伴侣就可以登记结婚,但因同婚专法在同志收养部分仅限定继亲收养,允许一方可收养他方的“亲生子女”,将共同收养排除在外,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就对此指出,这恐造成许多同志家庭被迫变成法律上的“跛脚单亲”。此外,由于部分人对同志生养孩子有所担忧,学者明确表示,同志家庭小孩的身心发展、情绪行为或人际关系表现,都跟异性恋家庭小孩无明显差异。

  据《联合报》报道,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常务理事Amy说,同婚专法没有开放共同收养,在实务上恐造成严重后果,现行异性恋夫妻若想收养小孩,只要其中一方意愿不高,申请收养通常就不会过,因有婚姻关系就必须是共同收养,但现在没有开放同性伴侣共同收养,等于在法律上只有一方能与收养的孩子建立亲权,恐造成“跛脚单亲”,明明有双亲,能拥有双倍照顾与资源,现在硬生生少了一半,对孩子很不公平。

  Amy还说,同志家长要的不只是婚姻,而是他们的孩子可以拥有双亲,每次提到同志家庭,就会有人跳出来说孩子可怜,会被同侪霸凌,但她要问的是“到底是谁会霸凌孩子?”如果担心同志家庭小孩遭受异样眼光,不该是阻止家长拥有亲权,应该是建立友善环境才对。“伤害孩子的从来都不是家长的性倾向,而是反同立委与组织。”

  台湾大学心理系教授李怡青指出,根据国外进行的研究集成分析,整体来说,同志家庭的小孩与异性恋家庭小孩在人际关系、亲子关系、学业表现、情绪行为上,都没有无明显差异,显见一个孩子的身心发展,与双亲的性倾向、家庭的组成结构没有直接相关,通常都是因为家庭功能受限所致。

  李怡青说,有研究显示,家长的适任与否,与这对伴侣有没有准备好当父母亲比较有关,当伴侣对于生养育儿考虑周全,就比较能承受亲职压力,而同志生养小孩都不会是平白无故、意外蹦出来,需经过缜密评估规划,所以较能从小孩权益为出发做考量;而某项英国研究也提及,小孩遭到霸凌的原因很多样,家庭结构因素反而不突出,同志家庭孩子被霸凌比例也没有明显差异。

  台湾弘光科技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刘安真也说,不管是国外的量化或质性研究,同志家庭出身的小孩的发展没有不一样,在这些孩子的主观认知里,没有因双亲是同性恋,就遭受到同侪霸凌。

  去年提出“婚姻应限定在一男一女之结合”公投的“下一代幸福联盟”(简称幸福盟)理事长曾献莹则说,幸福盟反对同志生养小孩,不是害怕同志家庭孩子被霸凌,而是担心专法变相开了后门,让同志伴侣可以跑到国外透过人工生殖、代理孕母的方式生小孩,等于间接让同志生小孩合法化。

  他说,幸福盟不鼓励同志以非自然的方式创造生命,也认为父母双方都应跟孩子有血缘关系,避免小孩长大后思考生父、生母是谁。他解释,不是因为担心同志家庭小孩被霸凌,才反对同志生小孩,他认为霸凌原因很多种,难以归纳,不见得是同性父母造成的。

标签 同志 家庭